2010年8月17日,在C罗离开后的第一个夏天,弗格森带着三个年轻人出席了新援亮相发布会。20岁的斯莫林,22岁的哈维尔·埃尔南德斯,以及20岁的贝贝。

与其他三人在合影时露出微笑不同,面相老成的贝贝却严肃冷峻,他还不会英语,与新环境的隔阂显而易见。他说,过去一周发生了太多事情,一切都推进得太快了,“我曾经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,但现在,我希望好好抓住这次机会,不断地努力下去。”

虽然对曼联的球探部门表达了信任,但弗格森在发布会上的坦诚,已足以博得头条的青睐:在绵长的执教生涯中,这是他第一次在知之甚少的情况下完成引援。据说,苏格兰人对贝贝的唯一了解,就是后者代表吉马良斯出战友谊赛的精彩集锦。

那时候,似乎没有人愿意为这桩价值750万镑(约900万欧元)的交易负责,弗格森无可奉告,奎罗斯也是摆脱干系,一个赛季下来,贝贝只为一线个进球。后来的三个赛季,他被相继租到了贝西克塔斯、葡萄牙球队阿韦河和费雷拉,云山雾罩的曼联生涯,在悄然无息中走到尽头。

时至今日,28岁的贝贝已经在职业生涯经历10次易主,自2014年以来,他一直在西班牙足坛效力,分别转战过科尔多瓦、巴列卡诺和埃瓦尔,总数据为111场11个进球。两周之前,以连败开局的西甲升班马巴列卡诺,再次向老熟人抛出了橄榄枝,不同于前两次的租借交易,由埃瓦尔转投而来的葡萄牙前锋贝贝,终于得到了一份为期3年的正式合同,转会费为75万欧元。

半年之前,贝贝如是告诉前来探访的《曼彻斯特晚报》记者:“我希望能在西班牙足坛得到更多的认可,并成为伟大的球员”。一语话毕,他又对自己的宣言做出了些许修改:“嗯,成为一名顶级的球员。”

多年以来在西甲赛场的稳定立足,贝贝的能力也算得到了承认。但就现在而言,他的豪言壮语还是无法抹去留给曼彻斯特的诸多问号。

孩提时代,出生在一个佛得角移民家庭的贝贝,由于父母离婚惨遭遗弃,在接受了祖母的照顾后,12岁的他被送到了与里斯本相距20公里的一家收容所,开始在街头和公园踢球。对于那段难得安逸的童年时光,贝贝充满感激,他说,收容所的每个同伴都帮助他成为了更好的人。后来,他把那家收容所的名字,当做了自己的文身。

2009年5月,贝贝的命运开始因为足球产生变化,在波黑举行的欧洲街头足球嘉年华上,他与其他收容所的同伴一展身手。由于报名时间的截止,贝贝没有代表葡萄牙出战当年7月在米兰举行的流浪汉世界杯,随着夏天开始,他就加入了第三级别联赛球队Estrela da Amadora,登堂入室。

来到新东家的首个赛季,一直在收容所吃住的贝贝,在26场比赛中奉上了4个进球。当赛季结束时,由于俱乐部陷入财政危机,他的转会动向被经纪人贡萨洛·雷斯提上日程。2010年7月,贝贝加盟了葡超球队吉马良斯。手握两年经纪合约的贡萨洛·雷斯稳扎稳打。

然而,在后来一个月的时间里,随着贝贝在6场季前热身赛攻入5球(违约金很快从300万欧元提至900万欧元),贡萨洛·雷斯逐渐失去了对事态的控制:8月5日,贝贝向经纪人贡萨洛·雷斯发出了解职信;8月9日,被蒙在鼓里的贡萨洛·雷斯得知消息,深感背叛;而仅仅两天后,与著名经纪人门德斯联手的贝贝,就被曼联触发了违约金条款,木已成舟。

满打满算,在加盟吉马良斯仅仅五周之后,贝贝就借助于门德斯的“骚操作”,来到了如梦如幻的老特拉福德球场。据说,在曼联付出的900万欧元中,吉马良斯只会拿到540万欧元,而剩余的360万欧元,都被门德斯以各种权益据为己有。